主页 > www.64007.com >

新闻排行

最新新闻

山西大同黄赌业猖獗 公检法背后撑腰

发布日期:2021-07-21 23:22   来源:未知   阅读:

  这家猜信封的地方,里面悬挂着“公平公正”的横幅,记者进去时遭到搜包,看场子的人说:“警察不怕,就怕记者曝光。”

  我国明令禁止任何形式的赌博,有关部门也一再加大打击力度,然而在因丰富煤炭资源而富庶的山西省大同市,赌博却有着广泛的市场,并且在一种叫做“报纸钱”的挡箭牌下“健康”发展,这不得不令人感到惊奇。

  大同市城区北城宾馆外的三岔路口,一群人正席地而坐玩着“三张牌”,红衣男子一把便赢了50多块钱。聚运市场附近一间街面房里,人们在玩一把100的赌博。大同矿区一处“猜信封”的地方大同市南矿区的荣馨小区,人们在麻将馆里多数玩50元一把的赌博。这就是记者采访的平旺街派出所,这里的副所长得知记者要开麻将馆后,说:“赌场?……没事,等你开了再来吧。”

  赌博这一违法产业在大同市兴旺发展背后的推力何在?记者试图通过调查采访接近答案。

  6月28日上午10点半,大同市城区北城宾馆外的三岔路口,一群人正席地而坐,玩着“三张牌”,一个穿红色上衣的男子一把便赢了50多块钱。记者问旁边一位观看的男子是否会有人来管,该男子说:“没事,没人管。”

  十几分钟后,一辆警车经过,车上的警察看了一下没有停下来,而玩牌的人似乎对警车毫不在意。

  荣馨花园小区位于大同市南的矿区,进小区大门后右拐,便能听见一间门面房里传来出的吵闹声——这间没有任何标志的房子里,有4台自动麻将机,每个桌子都坐满了正在玩麻将的人。

  “你那两三百也叫钱,我昨天输了八百多了。”和牌后,两名妇女一边和同桌的人算钱,一边说道。

  “50块的收8块,100块的收12块,200块的收20块。”老板一边上前收钱,一边告诉记者这里的“台费”标准,并说这是大同普遍的“行情”。

  “哪有不耍钱的?不耍钱来这儿干什么?300块的收40块……能耍起300块的一般也不来这耍了。”老板说能玩起300块赌金的人,一般都会到一些大饭店或私人会所去。

  出来时门卫告诉记者,这个小区里共有四家麻将馆:“每个小区都有,多的是,很容易找。”

  沿着荣馨花园小区大门外的街向西走不到100米,路北“荣鑫食府”旁边便是一个“猜信封”的地方——没有任何牌匾,里面传出的巨大音乐声,让人以为这里是歌舞厅。

  进门后,门口坐着的一个年轻人紧跟了进来,随即抢过记者随身携带的包翻了起来:“不是摄像机哇?”未发现采访设备后,记者问他是不是怕警察来,对方称:“怕个球,就怕记者曝光。”

  昏暗的光下,记者发现里面竟然有一个教室那么大,坐了50多人,每个人面前都有一些纸张和笔,而地上则满是淡黄色的小纸块,房间最里面的一面墙上挂着“公平公正”的横幅。

  横幅下是一个贴着一些数字的白板,旁边一朵红花下,一个牛皮纸信封贴在那里,坐在下面的几个“工作人员”正在催促大家快些填写。曾道人论坛

  记者请教了一位玩得兴起的中年妇女:在白色纸上选择自己猜的号码和翻奖倍率,并填写下注金额,然后将白纸撕下连同钱(也可以交一种此处等值兑换的圆塑料片)一起交给在人群中走动的“工作人员”,等拆开那个牛皮纸信封后,凭自己手中的黄色纸张领奖。

  短短半小时,这里便开了5次信封,这名妇女赢了一百多块钱。“昨天输了700多。”她说。

  离开这里继续向西走不远,另外两家便在路对面,一家名为“汉文汽车美容站”半开着卷帘门,记者目测了一下,www.444530.com里面有70多人。另一家因为地方有限,还特意在门外用彩条布搭了个帐篷。

  据附近居民透露,这些类似于“六合彩”的赌博点,每天收入不下3000元,多的时候会上万。而这条街上的三家赌场,一年来从没见人来查过。“一次都没有查过。”一位中年妇女说。

  聚运市场位于矿区煤管局西北不到500米的一片生活区内,整个市场大概有一个足球场大,以水产和蔬菜销售为主,但却以赌场而闻名。

  在聚运市场里,十几家麻将馆没有任何标识,但却像市场里每个商户一样“光明正大”:一把100元的赌局抽13元,200元抽26元,比小区的收费要高一些,许多人站在旁边围观,老板拿着一张硬纸片帮赌客记录着输赢,谁不玩了便看着单子给钱……当市场里的卖菜卖肉铺子顾客稀少时,赌馆里的喧闹声便大了起来。

  夜里11点半,聚运市场里只剩下这些赌馆和几个小旅馆小卖部的灯还亮着。一位小卖部老板笑着说:“大同就是个赌城,吃住玩都有。”

  赌场众多,且如此“光明正大”地营业,实在令人费解。在猜想中,记者频繁听到一个叫做“报纸钱”的新名词,一些开赌馆的人因为这个名词而心里有了底。

  在和平街集贸市场外的一家设在居民楼里的麻将馆,老板要记者“放心来耍,因为交过‘报纸钱’了”,而荣鑫花园小区的那个老板则向记者透露,他那里的“报纸钱”没有涨,还是500块钱,“每个月都交到派出所了。”

  而其他几家麻将馆在记者询问是否有人来查或者是否安全时,均提到了“报纸钱”——一种主动向派出所交的费用,一种让赌客听后便放心赌博的“定心丸”。

  为了更全面地了解“报纸钱”,记者再次来到麻将馆众多且集中的聚运市场,以想要开家麻将馆为由,和市场里的人聊了起来。人们随即将记者引荐到一位开麻将馆为业的张老板那里。

  张老板今年63岁,原本是天津人,30多年前便来到大同,几年前退休后便在聚运市场开麻将馆。

  “你放心吧,我在这里开了5家麻将馆,交了钱就绝对没人管。”张老板坐在自己的麻将馆门外开始向记者“传道”:人们所说的“报纸钱”实际上是早些年的叫法,就是帮派出所等部门订订报纸,其实最后也没订报纸,但这个说法就成了众所周知的规矩,而且这个“报纸钱”不是仅仅给派出所一家。

  “每个月给派出所500块,治安大队500块,巡警大队500块,主要就这三项,另外就是文化局的文化治安大队,他们也要500块,说一下随便给个一二百就行了。”张老板告诉记者,麻将馆本来属于娱乐场所,到文化局办个证就可以开,但现在几乎所有麻将馆都有赌博,所以必须和警察跑好关系。

  “你不送钱,就算你(的麻将馆)不耍赌,他们也三天两头来查,不交你等着(找麻烦)吧。”当记者问有没有办法不交钱时,张老板马上打消了记者的念头。

  “收据?!给你收据还叫‘报纸钱’了?”张老板说钱都是麻将馆自己送过去,交给主要领导:“等他们来了就麻烦了,你还要请吃饭。”

  至于“猜信封”,张老板说这个很麻烦,需要很多关系,具体要花多少钱他也不清楚。

  “你要开了来找我,我侄儿在巡警队,给你跑一下。”离开时,热心的张老板对记者说。

  7月4日上午10点,记者赶到张老板所说的新平旺派出所,以想要开麻将馆为由询问了起来。

  几乎所有被询问的警员都说出了同样的内容:“上二楼找王所长。”至于究竟需要什么手续,一位负责户籍办理的警员说:“这个事情你只能找所长说。”

  由于王所长去分局开会未回,记者和一楼几位警员聊了起来,有人建议记者到附近几家麻将馆问一下更好。而后来一位警员则告诉记者,也可以找赵副所长说一下:“这个事,他说了也算。”

  在副所长办公室,记者说完开麻将馆的意图后,这位赵副所长立即大声问:“赌场?”

  记者将赵副所长的回答讲给一楼一位警员听时,该警员要记者放心:“没事,到时候开了你再来,先开吧。”

  夜晚,聚运市场一家小饭店里,一个身穿警察衬衫的老人向一起喝酒的人说现在的警察“每月外快至少一千块钱,只多不少”,饭店老板告诉记者,此人是一名退休了的警察。

  而新平旺派出所里,一位女警员告诉记者,这个派出所管着“差不多有七八十个麻将馆”,但问到“猜信封”,则没有一个警员愿意说。

  一位出租车司机透露,大的派出所,下面会管上百个麻将馆,许多麻将馆是开在居民楼里的,只有一些相互熟识的人才会去,而赌金也会比街面上的麻将馆大很多。

  “最赚钱还是‘猜信封’,外地人叫‘六合彩’,但这个你开不了,必须有很厉害的关系,还要花很多钱。”司机说。